导入数据...
 
      政务微博         政务微信  
 
 
 
朋友 亲人 老师
——留守儿童教育案例
[四川教育网]  [手机版本]  [扫描分享]  发布时间:2019年6月19日
  查看:364
  来源:四川教育网

四川省眉山市青神县实验小学 兰红英

 一位前苏联教育家曾说:漂亮的孩子人人都爱,爱不漂亮的孩子才是真正的爱。

 “留守儿童”在不完整的家庭中成长,承受着情感、心理等精神方面的缺失,在情感、性格和习惯上存在较多问题。在很多老师的眼中,他们属于“不漂亮的孩子”。那么,我们怎样去爱这些“不漂亮的孩子”呢?

 案例一:关爱无限,驱散阴霾

 与父母分开,“留守儿童”在情感上形成缺失,爱对他们来说只能停留在字面意义上,而失去了更多的实际体验。在热闹的人群中看不到他们的身影,在愉快的笑声中听不到他们的欢笑。他们将自己的心扉紧锁,此时,我们就要走进他们的心灵深处,勇做开启这扇封闭之门的金钥匙。

 有这样一个女孩——李洋,瘦小的个儿,苍白的小脸,一双充满哀愁的双眸常常被乱蓬蓬的头发遮掩住,让人无法读懂她的心灵。已经教了她两学期 ,我还从未见过其父母,每次开家长会都只有她的临时监护人——爷爷匆匆忙忙地来“凑凑热闹”,说是家里还有个一两岁的小孙孙需要照顾。这个孩子非常聪明,但总给人一种完成任务似的漠然,全然没有学习兴趣可言。个人卫生也较差,小手、小脸总是脏兮兮的,身上还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。班上很多孩子都不和她玩。而她呢,总是躲在僻静的地方远远地看着小朋友游戏,一脸的渴望。土地贫瘠了,需要施肥;小草枯萎了,需要灌溉;心灵受伤了,需要爱的抚慰。面对这种情况,我首先和她交起了朋友。每当课间休息时,我总是“收拾”好自己的心情,微笑着走近她。说说同学,聊聊家常,谈谈学习。此时,孩子敞开心扉,流露真情,言谈间满是她对父母的爱的渴望。我义务地做起了交通员,让她与远在云南的父母常常互通信息,交流情感。我还特地从家里带来了梳子和小帕子,头发乱了给她梳梳,小脸脏了给她洗洗。看着一天天干净起来的小伙伴,小朋友都向她伸出了友谊的橄榄枝,她的脸上终于绽放了久违的笑容。

 案例二: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

 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,没有了父母的指导,在道德选择上,留守孩子对是非善恶缺乏明确判断能力,不能养成正确的行为习惯。久而久之,内心封闭、情感冷漠、行为孤僻,严重的会带来一系列违法犯罪行为,危害社会。虽然并不是所有“留守儿童”都会出现道德问题,但这已成为一种具有倾向性的现象。

 那是一节语文复习课,我们正在复习词语,学生们的表现精彩极了:能一口气说出好多个类似的词语。我感到欣慰,脸上也露出了复习期间难得的满意的笑容。正在这时,我发现一个男生在抽屉里玩着什么。我勃然大怒:“刘佳成起立。”他慌忙地把东西往抽屉里一塞,站起来后装出了一副无辜的模样。我快步走过去,搜出了一个溜溜球放在讲桌上,继续上课。

 第二节课开始了,我走到讲桌前准备拿粉笔,无意间发现那溜溜球竟不见了。我怒气冲天,可还要上课呢。我笑着说:“溜溜球长脚飞走了吗?它飞到哪里了呢?希望它玩一会儿又飞回来”。我继续上起课来。心里却想着这期来发生的一些蹊跷事:有同学拾到一元钱,放在讲桌上不翼而飞;没收的一些小玩具也像长了腿一样。看来一场“斗争”在所难免。

 午自习铃声响了,学生们纷纷走进教室,不一会儿教室里安静下来。我看看孩子们,笑着请上了值日生:“玩具带来学校影响了我们的学习,请把带来的玩具拿出来放在桌面上,老师暂时替你保管,放学时领回家就不要带来了。”值日生很负责地去清理。这时我发现刘佳成的桌子上摆上了那曾被没收的溜溜球。我望了一眼那溜溜球,并没有声张。

 这是一个留守儿童,父母离异后随奶奶生活,母亲音讯全无,父亲在西昌干泥水匠活儿。奶奶是管得了生活管不了教育,因此孩子行为习惯较差,性格倔强,打死不认输。

 下午体育课,借口让他帮我把作业本抱到办公室,把他留了下来。我拿出溜溜球,微笑着对他说:这个溜溜球太淘气了,怎么能回到刘佳成那里去影响他学习呢?要知道,老师不让他待在老家就是怕它不自觉,影响了小主人的学习。孩子一下子被我的话逗笑了:老师,是我自己拿的,不是它飞来的。“哦,你真诚实,老师还没给你指出,你就找到了自己的缺点。你能再想想自己今天犯的错吗?”他想了一会儿,又看看我,小声地说开了。耐心地等他说完,我才从班级规章制度讲到一些小偷小摸的故事,内容深深地吸引了他。

 我又把那溜溜球放到讲桌上,一天天过去了,它还放在那里。我希望它一直放在那里,直到有一天我亲手把它交还给它的主人。

 俗语说“人要一张脸,树要一张皮。”这张脸就是自尊自重之心。面对留守孩子性格方面的问题,我们不能当面揭丑,而应该为他们留有尊严,给他们一定的时间和空间。

 案例三:循循善诱,诲人不倦

 面对越来越多的留守学生,老师们最头疼的是他们学习上的无人监管。他们常常处在“无政府状态”,家庭作业做没做无人管,作业质量好与坏没人评。这不,语文家庭作业登记册上又没有李元力的名字。自从他的父母外出务工后,我就很少见到他的家庭作业本了。第二天来到学校后,一会儿课堂作业,一会儿家庭作业,一会儿语文作业,一会儿数学作业,老师和他都手忙脚乱。看来,这种办法是隔靴瘙痒于事无补。他也是做出油条样,不怕老师的油锅烫。这样下去,他对学习哪里还谈得上兴趣可言。

 下午放学后,我请了几个独自回家的孩子留下来收拾教室,其中也包括他。当然不是让他收拾教室,而是另有任务。我把他叫到跟前说:你回到家没人守着你做家庭作业,你现在就在这里做。老师给你听写,给你讲不懂的地方,做完以后回家就痛痛快快地玩,好吗?他不好拒绝,勉强点点头。在我的协助下,他很快就做完了作业。

 第二天,在全班小结会上,我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扬了他,说他的作业做得好,他的进步大。他的小脸上隐隐露出笑意。

 一连几天,我都如法炮制,他也欣然接受了这种做法,做得越来越快,越来越好。周五班会课上,受表彰的学生队伍中他站得直直的,拿到盖着大红“奖”字的本子,他的笑容再也掩饰不住。

 有人说:老师像妈妈。那就让我们用自己的柔情温暖留守孩子孤寂的心吧!有人说:老师是保姆。那就让我们为留守孩子的学习生活担忧吧!有人说:老师似警察。那就让我们为留守孩子的健康成长保驾护航吧!


(微信扫描分享)
编辑:苟 曌